高視野
不能說的秘密之高級外省人〈 文/林慶維〉  
這一季的秋天,飄落後才發現,幸福的碎片怎麼檢 ~ 周杰倫˙不能說的秘密

范蘭欽事件越演越烈,報章雜誌沸沸揚揚,即使為他辯護如者李慶華、彭蕙仙之流,也是猶抱琵琶半遮面。我想,譴責唾棄也不差我一個,所以,讓我們把鏡頭轉偏十五度,看看這齣荒謬劇的合音天使:章孝嚴、張碩文、蘇俊賓。

章孝嚴一反原來反動姿態,對郭冠英嚴詞批判,在鏡頭下除了譴責,還多了些詭異的又驚又惱;張碩文、蘇俊賓兩位以「台籍」統治外圍則是在譴責之餘,多少帶了兩分尷尬。
當然,上述情緒解讀,很可能是我個人的想像。可是,我想問的是:他們驚啥?惱啥?羞啥?

在他們的譴責與懲處當中,其實沒有一句話是針對郭某人的對中華民國的忠誠和對本省族群的羞辱,他們談的是「撕裂族群、造成『有心人士』炒作空間」。
事實上,他們怒急攻心、羞憤交加的是范蘭欽捅破了一個「不能說的秘密」、捅破了一個從蔣經國時代開始打造的神話。

◎ 不能說的秘密之一:我們真的比較高級

不能說的秘密之一是:「我們真的比較高級」。
外省族群的優越意識早在重慶時期就表露無遺,當時的接收大員無視於大陸和台灣現代化的差異,對台人一概以「奴化教育」視之。而繼之以二二八血腥鎮壓的是強迫式的國語教育。其中最著名的代表作應該是宋楚瑜在新聞局任內讓布袋戲說北京話。

這樣的優越意識,在本土化風起雲湧之後,變得幽微晦暗,彷彿是某些族群視線相對之際的秘密符碼。只有偶而在諸如小S等人眼露輕蔑,朱唇微瞥不屑地說:「台客」或「那麼台」時;或是在全民大悶鍋的模仿裡隱約可見一斑。

事實上,外省族群有著五千年中華文化博大精深的陶冶,靈魂中也存在著中華民族百年來歷盡列強欺凌所粹煉的世故與狡黠,所以在威權時代,對本省籍「同胞」是「啟迪開化」;到了民主潮流擋不住,則先是「吹台青」、後是「寧靜革命」 ,大談本土化。在他們「俯首甘為孺子牛」的紆尊降貴背後,在他們不言而喻的默契中,黑貓白貓都是為了牢牢統治人民的好貓。

當然,兩千年後,小鼻子小眼睛沒文化的阿扁居然登上九五至尊,孰可忍、孰不可忍,黨政軍媒所有反撲力量當然集中一點全面打擊!

〈註〉「吹台青」是以民國六十年代的紅星崔苔菁諧音影射蔣經國大量提拔台籍人士如林洋港、李登輝、邱創煥的政策;「寧靜革命」則是國會全面改選之後李登輝在國際上自吹自擂的口號。

◎ 不能說的秘密之二:包衣抬籍入旗的少數統治哲學

不能說的秘密之二是:包衣抬籍入旗的統治哲學。
不管是在宋楚瑜罰史豔文說京片子的時代,還是在馬英九學說台語要和大家「先睏鬥陣」(誠懇作伴)的時代,作為少數,即使在威權時代,外省人也無法單獨撐起整個國家機器。
於是國民黨效法入關中原的滿清政權,以「包衣抬籍入旗」的恩寵依恃模式(這裡有個很學術性的英文名詞叫patron / client model)鞏固了政權達半世紀。
首先,他必須打造一個控制網絡。

於是,高普考依省籍劃定名額錄取,各種新疆蒙古烏魯木齊的只要會寫名字就可以考上公務員;司法界讓軍法官退役後大量轉任;軍人辦報(王惕吾、余紀中偌大家產就是這樣來的),反正,重要的職位安插一個奴才勝過嘍囉千百。

其次,透過退除役官兵委員會系統,讓軍公教享有學費優惠、18趴、公費留學等。

利益分享網絡打造好了後,本省籍人士只有改造自我符合規格才能進入:公務人員必須經過層層忠誠考核、老師必須經歷僵化洗腦體系、想要選舉則加入派系為國民黨吸票。這些在體制內的人,就猶如滿清政權的「包衣」,只有忠字當頭奮不顧身才能獲得抬籍入旗的殊榮。但即使如此,還是不被當作自己人,萬一哪一天,包衣爬上高位,或想要表現一點自主性,嘿嘿…你看看李登輝如何被國民黨羞辱就可見一斑。這也是張碩文、蘇俊賓之流的尷尬之處。

◎ 不能說的秘密之三:不對等的省籍意識

主流媒體近年來常常說民進黨「去台灣化」「煽動省籍情結」「撕裂族群」,我對阿扁人來瘋的政治修辭並不表贊同,對於台獨基本教義派廉價的「愛台灣」也嗤之以鼻,但這裡存在一個不能說的秘密,那就是:「省籍意識本來就存在,差別在於本省族群的省籍意識必須經過煽動或『撕裂』才會被挑起;外省族群本來就是鐵板一塊,無須煽動就存在根深柢固的心底」。

所謂省籍意識,表現在政治上,就是投票行為。外省籍選民,那怕是當年被國民黨拉伕的老兵,受盡剝削後一點利益都沒有享受到,但還是國民黨的鐵票(當然,在李登輝「亂政」的期間就變成新黨或親民黨的鐵票了)。

茲舉一例說明:蘇貞昌在台北縣長任內,曾經幫某個眷村解決了國防部十數年無法解決的改建難題,落成剪綵時該眷村請舞獅舞龍放鞭炮迎接,社區總幹事拍胸脯保證:「我們這社區一千多票都是您的啦!」蘇回頭告訴幕僚說有三百票就偷笑了,結果,連三十票都沒有。
這就是外省族群的省籍情結:不需要大聲嚷嚷、不需要鼓吹撕裂;但若實質推動一些與其意識型態抵觸的政策,諸如母語教學、中正廟改名,則從社會不同階層「呼群保義」。
這,就是范蘭欽所憑藉的基礎。

◎事實是……

所以……
事實是:本省族群和外省族群從來就沒有平等過,利益的分配還是傾斜。

事實是:省籍情結一直存在,只是以更迂迴、曲折、向外呼應的方式存在。

事實是:加入利益分配與中國磁吸效應之後,以「省籍情結」對應台灣內部的矛盾太過狹隘,省籍情結已經升高為意識型態和利益(特別是與中國有關)的複雜糾結。

事實是:曾經掌握優越社經地位的外省族群,在本土化的浪潮中,「相對剝奪感」更勝於過去被統治的族群。而沈醉在民主化的人們和執政的民進黨從來沒有好好面對這個落差,這才是「撕裂族群」看不見卻更有強大的力量。

事實是:范蘭欽絕對是個意外。真正的「高級外省人」歷經五千年文化的洗禮,什麼大風大浪沒見過,才不會露出馬腳,否則怎麼騙選票!

事實是:不是所有的外省籍朋友都自認是「高級外省人」,但基於意識型態或利益,許多人已經和海峽對岸合流呼應,君不見前幾年釣魚台迎賓紅毯收起來還沒晾乾又馬上要鋪下去,蓋朝貢者絡繹不絕也。

事實是:憨直的台灣人,也該學學「高級外省人」的修辭學了,不要每次都背負「撕裂族群」的惡名了。

事實是:我們—在台灣的所有人—對於族群之間的互動,也要形成新的「政治正確」,由這次不分藍綠譴責郭冠英,算是個開始吧!
 
  更多高視野
 
陳菊的眼淚〈 文/林慶維〉
說好的幸福呢〈 文/林慶維〉
漂流的台灣,缺席的民進黨 〈 文/林慶維〉
南菊北衝之鐵鎚傳奇:給下一輪太平盛世的備忘錄之一 〈 文/林慶維〉
笨蛋!執行力才是一切 〈 文/林慶維〉
Google
會員帳號:
會員密碼:
 
電子郵件:
 
廣告刊登/客服信箱:[email protected] 廣告服務專線 (07)555-3221
版權所有 © 2017 www.topnews.com.tw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已依台灣網站內容分級規定處理
本站由乾同國際整合行銷有限公司所維護